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吟宇的地下城

一个生命科学工作者的随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当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,至少我心里还有三只小鸟  

2009-11-29 13:53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看<I  Am Legend>,居然泪流满面。

 

一个人,一只德国牧羊犬,孤独地生活在地球上。阳光洒满窗台,CD里传来Bob Marley的<Three Little Birds>,听到这熟悉的旋律,我的情绪再也克制不住了。这首歌已经听过无数次,可放在这部电影里,竟是异常动人。

 

我也经历过一个人与世隔绝的生活,知道那种刻骨铭心的滋味。这也是我看<Cast Away>也被深深感动的原因。

 

也许是最近看了很多关于世界末日的电影,也许是自己的年龄到了某个阈值,也许是自己的境界已经超越了“小我”,我真的开始为世界末日担心起来。这并非杞人忧天,看看现在的气候变化,环境已经被污染到什么程度,就知道再这样下去,在我们的有生之年,会看到大自然的报应的。

 

科学研究的本质不是人类去创造什么,而是试图解释造物主的想法和意图。科学工作者应该对宇宙神圣秩序充满敬畏,对自然规律崇高赞美,而不是狂妄地自以为是在改造自然。

 

在西方,由于有基督教传统,科学研究是很注重伦理的。克隆和干细胞研究,还有我目前从事的人造器官的研究,之所以发展缓慢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伦理以及法律的制约。而在中国,60年的意识形态教育号召人们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,人们一生下来就被灌输这样的观念:唯物主义辩证法是(唯一)好的正确的,(其他所有哲学都是)唯心主义是不好的错误的。其实在西方哲学体系里,依我的浅见,笼统地可以划分为本体论和认识论。所谓的“唯物唯心的划分是哲学基本问题”,就像把人划分为阶级一样,是为了政治斗争需要。不怕神,不怕鬼,没有畏惧心理的制约,还有什么不敢做的?

 

为了GDP,政客们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;为了SCI,科学家们以违背自然法则为代价发展科学。这情况并非指全部政治家和科学家,也并非仅仅在中国才有。这是全人类需要共同面对和共同解决的问题。

 

我也想做点什么,为了我的儿子孙子还要继续生活的这个地球。我当初从事生命科学的初衷,就是希望用科学造福社会惠泽大众,现在是时候了,任何时候都不晚,任何时候也都不早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年11月29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4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